Hans Rosling

最佳統計數據

您从未见过像这样呈现的数据。 由于体育节目主持人的戏剧性和紧迫性,统计专家 Hans Rosling 揭穿了有关所谓“发展中世界”的神话。

作者:Hans Rosling

時間:2006年2月

前往 TED 观看视频

標簽:

大約在十年前,

我擔當起給瑞典大學生講授全球發展的任務

之前的20年我一直在非洲研究饑餓問題

所以大家以爲我對世界有些了解

在我們的卡羅林斯卡醫學院

我開設了一門本科生課程“全球健康”

剛開課的時候我還有些緊張

因爲來聽課的都是瑞典大學的優等生

他們或許早已了解我准備教的內容

于是在第一堂課裏,我作了一個小測試

其中有一道題讓我受益匪淺

下列5對國家中,哪一個的兒童死亡率高于另一個?

我所選擇的配對國家都是一個的兒童死亡率是另一個的兩倍

因爲數據差距很大

因此數據本身的不確定性可以忽略不計

今天我不會拿這來考大家

土耳其,波蘭,俄羅斯,巴基斯坦和南非

這是瑞典學生的測驗結果

讓我高興的是

5題中平均答對的只有1.8題

我這個教授還有這門課,因此都有了存在的必要

但後來有天深夜,當我寫總結報告的時候

我突然有了新的發現

瑞典大學的優等生們對世界的了解竟然還不如黑猩猩

(笑聲)

因爲黑猩猩們至少能蒙對一半

在兩個選項旁邊各放一根香蕉,就有一半的幾率答對。

這些優等生們卻做不到。

這不是由于知識缺乏,而是他們先入爲主的錯誤理念

我还把这个测试拿去 给卡罗林斯卡学院的教授们做

(笑聲)

他們每年負責頒發諾貝爾醫學獎

結果教授們和黑猩猩半斤八兩

(笑聲)

我意識到很有必要交流一下這個問題

因爲多數人並不知道世界各國的兒童健康的改善

我們作了一個軟件,每一個小球代表一個國家

這個是中國,這個是印度

小球的尺寸代表該國的人口,X軸是生育率

我曾問過學生們

如果讓你們來審視這個世界

你們的真實想法是什麽

其實這些教科書上都是丁丁曆險記(帶有殖民主義思想的漫畫)的人物

(笑聲)

学生们回答 世界是由“我们和他们”组成的

“我们”指西方世界 “他们”指第三世界

我又问 “什么是西方世界?”

“西方世界寿命长且家庭小; 第三世界寿命短而家庭大。”

那么一起来看看 X轴是生育率,每个妇女的育儿数

從每人1,2,3,4胎,到8胎

我們有1962年之後的各國家庭大小的可靠數據,數據誤差相當小。

Y軸是平均壽命,從30歲到70歲不等

1962年的时候 的确有一群国家在上面

這些是發達國家,他們家庭小,壽命長

而這些則是發展中國家

他們家庭大,壽命也相對短些

从1962年到今天 世界有什么变化吗?

我们来看看 学生们正确吗?国家还是分为2类吗?

或者發展中國家的家庭變小(這些小球)移動到了左邊?

或者發展中國家人們的壽命變長(這些小球)移動到了上面?

這些數據都來自于聯合國

大家看到沒有?

這個是中國,他們在往上移動,健康狀況不斷改善

这些绿色的拉丁美洲国家 正朝向小家庭的方向移动

這些黃色的小球是阿拉伯國家

壽命在變長但家庭規模不變

非洲國家是下面的綠球,他們一直在下面

这个是印度 印度尼西亚的移动速度非常快

(笑聲)

80年代的时候 孟加拉国仍然和非洲国家在一起

但是80年代的奇迹發生在孟加拉國

媽媽們開始宣傳和普及計劃生育

他們向左上角移動

90年代恐怖的艾滋病流行

導致非洲國家的平均壽命縮短

而其他國家都向左上角移動

大家都有了長壽命和小家庭,而世界也煥然一新了

(掌聲)

現在我們對比一下美國和越南

1964年的美國家庭小壽命長

越南的家庭大而壽命短。這是後來的變化

越戰時期的數據顯示,盡管戰爭造成傷亡

越南人的平均壽命仍有提高

70年代末期 越南的计划生育减小了家庭规模

美國人的平均壽命也在延長,而家庭規模不變

到了90年代 越南由计划經濟转为市场經濟

其經濟发展的速度超过了社会的发展

今天(2003)越南人的平均壽命和家庭規模已經和越戰結束時(1974)的美國一樣

如果沒有看到這些數據的話

我们会低估了亞洲的巨大变化

这些超前于經濟发展的社会变革

下面我們換個視角

X軸顯示了全世界的收入分布

每天收入1美元,10美元和100美元

富與窮之間的鴻溝幾乎消失了,簡直是個奇迹

這裏還有一個很小的峰,但總體上是均數分布的

我們看看收入的分配情況

這代表全世界人民每年的全部收入

最富有的20%那部分人 得到了全部收入的74%

最贫穷的20%那部分人 只得到2%

可见发展中国家的理念 极其的不确切

我們總以爲最富的人應該給最窮的人提供援助

其实中间这部分才是世界人口的主体 而他们仅得到全部收入的24%

這是個老問題了,中間這些人是誰?

他們在哪些國家?先看非洲

非洲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多數是窮人

這個代表富裕的經合組織成員國,聯合國俱樂部的會員

他們在這邊,很小一部分與非洲重疊

這是拉丁美洲,他們可以代表全世界

從最貧窮到最富有的人都在那裏

再往上是東歐,東亞還有南亞

過去是什麽樣子的呢?

如果我們回到1970年,這裏有一個明顯的峰

这些绝对贫困的人群中 大多数是亞洲人

那时世界的问题就在于亞洲的贫穷

後來隨著人口的增長

数以亿计的亞洲人摆脱了贫困

另外一些人卻陷入貧窮,這就是今天的世界

而這是世界銀行對未來最樂觀的預測

世界再也不是貧富懸殊的,大多數人擁有中等的收入

當然這是指數冪分布的圖

因为經濟的增长是用百分比来衡量的

我们用百分比的变化来评估經濟增长

下面把X軸改爲人均國內生産總值

個人的數據轉爲各大洲的數據

球的大小代表人口的多少

這個是經合組織國家,這是撒哈拉以南非洲

我們把阿拉伯國家

从非洲和亞洲单独分出来

然后把X轴延伸一下 再加上一个新的维度

一个有社会价值的参数 儿童生存率

X轴代表經濟 Y轴显示儿童存活的比率

一些国家的99.7%的小孩 可以活到5岁以上

另一些国家只有70% 很明显可以看到

经合组织成员国 和拉丁美洲,东欧,东亚,阿拉伯国家,南亚 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差距

儿童生存率和經濟之间 联系非常紧密

下面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分解成各个国家

分布靠上边的国家 拥有更高的健康水平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各国是如此分布的 小球的尺寸代表该国人口

塞拉里昂在下边 毛里求斯在上边

毛裏求斯是第一個消除了貿易壁壘的國家

他们的蔗糖和纺织品的贸易协定 与欧洲和北美一样

但是非洲内部的差异非常巨大 加纳在中部

塞拉裏昂需要人道主義援助

乌干达则需要发展援助 在加纳可以进行投资了

毛里求斯则可以去度假 非洲内部的差异之大确实很惊人

而我们却总以为 非洲国家都差不多

下面分解南亚各国 印度是中间的蓝色大球

而斯裏蘭卡和阿富汗有著巨大差異

把阿拉伯世界分解來看

盡管是相同的氣候,相同的文化相同的宗教

却有巨大的差异,也门在打内战 邻国阿联酋却躺在钱堆里

而且(阿联酋的)儿童健康数据 包含了所有的外籍劳工

大家总说数据不准确 数据其实比我们想象的好很多

數據是有誤差

但柬埔寨和新加坡的差距肯定遠大于數據的誤差

再看東歐

在苏联經濟模式下发展了多年 但在过去10年

卻經曆了巨大的變化

当今的拉丁美洲 古巴再也不是唯一的健康国家了

幾年後智利的兒童死亡率將低于古巴

這些是經合組織成員國

這裏顯示的就是我們的世界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形 如果我们回到过去

看看世界是怎样的 从1960年开始

1960年(中国有)毛泽东 他给中国带来了健康

他去世后邓小平给中国带来了金钱 同时把中国带回到世界的主流当中

其他國家的移動方向也不盡相同

很難找出哪個國家

能代表全世界的發展模式

我們回到1960年做個比較

先選中韓國(左邊的小黃球)巴西(右邊的黃綠色大球)

烏幹達(Y軸上面的小紅球)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看到

韓國的發展速度非常非常快

巴西就慢得多

我们再回到过去 给每个球画出运动的轨迹

可以看到,發展速度的差距非常大

虽然各国的經濟和健康 发展的轨迹大同小异

但是健康水平起點較高的國家

发展速度远超过經濟水平起点高的

为了说明这一点 我们看看阿联酋

他们从这里出发 一个资源型国家

他们靠石油大把赚钱 但健康绝不是超市里的货物

需要卫生方面的投资 需要提高儿童的教育水平

需要培训卫生工作者 还要教育民众

Sheikh Sayed 干的非常漂亮

尽管油价下跌了 他仍改善了阿联酋的健康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 世界发展的主流

各國對資金的分配和使用都比過去合理的多

这里大家看到各国的数据 基本上都是平均数

但是用平均数可能会很危险 因为国家内部也存在很大的差异

我們看這裏

今天的烏幹達和1960年的韓國差不多

如果把乌干达分解开 可以看到内部的明显差异

烏幹達最富有的20%在右邊,最貧窮的在左下邊

如果把南非分解開

尼日在下边 他们刚遭受一场恐怖的饥荒

最貧窮的20%的尼日人在最左邊

而最富有的20%的南非人在最右邊

今天我们仍然在讨论 什么方案能解决非洲的问题

世界上所有的問題非洲都有

我們不可能討論出一套通用方案

既能解決這些地方的艾滋病問題,同時也適用于這些地方

世界的發展一定要因地制宜來分析

僅從各大洲的水平上來分析是不夠的

当学生们接触到这个软件的时候 他们都非常兴奋

此外,政策制定者,各企业部门 都会想知道世界的变化

但爲什麽大家仍然不知道(世界的變化)

爲什麽我們無法使用已知的數據呢

我們的聯合國,國家統計部門

學院還有非政府組織都擁有數據

但數據被隱藏在底層的數據庫裏

而公衆在上面(太陽)互聯網在這裏(地平線)並未得到有效的使用

之前我们看到的 关于世界变化的信息

並不包括公衆資助的統計數據

的確有一些網站依靠數據庫的營養而存在著

但这是要收费的 还有愚蠢的密码和讨厌的统计表格

(笑聲,掌聲)

这个是行不通的 我们需要什么?

数据库是现成的 不需要新的数据库

我们有很好的视觉软件 还将有更多的问世

于是我們成立了一個非營利機構

我们称之为“数据与图样的联结” - Gapminder

靈感來自倫敦地鐵(他們提醒乘客“小心列車與站台間的縫隙”)

而且我们制作了一个软件 把数据和图样联结起来

这个并不难 需要几个人花几年时间

建立數據庫後大家就能看到動畫

我們正嘗試解放聯合國的數據庫

少數聯合國機構和幾個國家已經開放了數據庫

但我們最需要的是數據搜索引擎

依靠搜索引擎 我们先把原始数据复制成可搜索的格式

再把数据发布到全世界 外界对这个设想的反应如何呢?

我嘗試跟幾個大型統計機構交涉

所有人都说这是不可能的 “这行不通,我们的信息很独特,不可能像其它数据那样检索的出来,我们也不能免费把数据开放 给全世界的学生们和企业部门使用。”

但這正是我們期望看到的,不是嗎?

下邊是公衆資助采集的數據

我們希望互聯網上長出美麗的花朵

关键的一步 是让这些数据可被搜索到

並借助軟件實現動畫的演示

我有個很好的消息要告訴大家

新上任的联合国统计部门的领导 并没有说这是不可能的

他只說“我們不能這麽做。”

(笑聲)

他很聰明吧

(笑聲)

未来几年中 我们将会看到数据库的变化

我们会用全新的视角 来看收入的分配

這是1970年中國的收入分配

這是1970年美國的收入分配

几乎没有重叠 后来呢?

中國在增長,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平等了

它出現在右邊,俯視著美國

是不是像個鬼一樣

(笑聲)

很吓人吧 我认为这些信息很重要

大家很有必要看到這些

另外我最后要给大家展示 每千人中的网民数量

这个软件能让我们很容易的看到 全球各国的近500个参数

通過點擊坐標軸

你能輕易改變參數的設定

我们的初衷是 数据免费下载且易于查找

然后再点一下鼠标 数据就成为图表的形式

那样大家就可以 立刻看明白这些数据了

統計學家们不喜欢这样子

他們認爲這不能准確地反映事實

傳統的統計和分析方法是不能取代的

但數據動畫可以幫助提出假說

最後我們看一下當今的互聯網世界

網民數量不斷向上攀升(X軸是)人均國民生産總值

互聯網是一項新技術

但令人惊讶的是它的普及和国家的經濟水平极其一致

這也解釋了100美元電腦的重要性

但這是很好的趨勢,世界各國的差距將會縮小,不是嗎

这些国家的互联网普及速度 超过了經濟的发展速度

我也希望大家都可以 自由使用公众资助采集的数据

非常感謝!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