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hane Noujaim

我的願望:全球電影節

Jehane Noujaim揭晓了她的2006 TED大奖的愿望:通过電影的力量使世界每天在一起一天。

作者:Jehane Noujaim

時間:2006年2月

前往 TED 观看视频

標簽:

我禁不住會想起在我小時候,我的朋友們問我,如果神仙給你一個願望,你的願望會是什麽。

我回答道:“好吧,我希望可以准確的知道該許什麽願。”

然後你就搞砸了,因爲你知道你想要什麽的同時也用掉了唯一一個願望。

那麽現在,因爲我們只有一個願望可以實現,而並非像去年那樣有三個,所以我不會這麽許願的。

我要告訴大家我希望世界和平。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麽。

你們在想,台上那個可憐的女孩,她以爲她在選美大賽啊。

她不是,她在TED大會上。

但是我-這個願望-但是我真的認爲這依然有意義,我認爲邁向世界和平的第一步就是大家應該相見。

這些年我見了許多各色各樣的人,而且我也拍攝了其中一部分

一個在紐約的網絡行政部門想要接管世界,而在卡塔爾的軍方發言人卻不願意這麽做

如果你看过《控制室》这部電影的话,你就会对它有些了解。

謝謝

(掌聲)

哇!有人看過它。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所以從根本上來說我今天要談的是,用一種獨特的辦法讓人們去旅行,去從其它途徑了解別人,因爲你不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遊遍整個世界。

在很久以前--呃,大概是四十年前吧

我媽媽有一個交換學生,我來給大家看看這幾張名交換學生的照片

這是唐娜,這是我媽媽與我姑母在教唐娜如何騎自行車,這是唐娜在吃冰激淩,這是唐納在教我姑母跳菲律賓舞蹈

現在我真的認爲世界越來越小,而且越來越重要的是要學習他人的舞蹈步伐,這樣我們彼此相見時更容易相互了解

我們要能找出一種方法來跨越邊界來互相了解,來理解人們的希望與夢想,什麽讓他們哭,什麽讓他們笑

我知道我們不可能都參與交換計劃,而且我也不能強制讓每個人都去旅行,這些我都跟克裏斯和艾米說過

他們說有一個問題,就是你不能強迫別人違背自己的自由意願,我完全同意這點,所以我們不是要強迫別人去旅行

但是我想說說另外一種不需要飛機或輪船的旅行,這僅僅需要一個攝像機,一個放映機和一個屏幕,這就是我今天要談的

有人要求我談一下我的出身,卡梅隆,我不知道你是怎麽過來的,但我認爲構建橋梁對我來說很重要

因爲我的出身,我的母親是美國人,而我父親具有埃及、黎巴嫩和敘利亞的混合血統,所以我是兩種不同文化的混合産物,並非刻意的雙關

我被稱作是擁有伊朗名字而帶有埃及、黎巴嫩和敘利亞混合血統的美國人,(戲稱)中東和平危機

所以可能我开始拍電影就是为了将我的家庭结合在一起,让我可以与世界相伴,让我可以通过视觉告诉人们一些故事

大概就是這麽開始的吧,但我真正認識到畫面的力量,那是我第一次去埃及的一個垃圾回收村

那是我大概16歲,我媽媽帶我去那裏,她特別相信社區服務帶來的好處,所以她決定讓我也去做一些需要的事,所以我去了那裏,我見到了一些令人驚訝的女人

那群人是--那裏有一個中心,她們在那兒教人們讀書與寫字,並給他們接種疫苗來預防撿垃圾帶來的疾病

然後我也開始在那裏教書,我教他們英語,同時我也見到了一些令人敬佩的女人

他們七個人擁擠在一間房子裏,僅僅能吃上一頓晚飯,他們能夠生存下來不只是因爲她們堅強的精神和幽默感,還因爲她們崇高的品格

我被這裏所吸引,我開始拍攝這裏,我拍攝他們的婚禮,老人們一些他們想記憶的事物

大概在我開始拍攝的兩年後開羅會議,就是聯合國關于人口與發展的大會上他們請求我在會議上展示這些畫面

那時我18歲,我很激動,那是我的處女攝影展,照片都被擺在了那裏,兩天後只有三張保留了下來

人們看到我展示的開羅肮髒的另一面感到非常不安與生氣,同時疑問爲什麽不能去掉照片中的死驢?

而我坐在那裏,感到非常沮喪,我看著這個顯得很空蕩的大牆上,你知道的僅僅有三張照片

我也喜歡美麗的照片,但我做不到

但是我看到了人們看到照片後所表現出來的真切的表情與感覺

我的意思是,我,一個十八歲的小屁孩,沒人會在乎我說什麽

但是突然間,我把所有照片放在牆上就引來了爭議,而且他們一定會記住了這一切

我看到了影像的力量,這力量讓人難以置信,我認爲我得到的最重要的啓示是:人們確實不會親自去垃圾回收村看一看,見證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人性依然輝煌

我想這就是我決定用影像記錄的意義所在,消除代溝,文化交流,人們彼此溝通,跨越國境,所以這可能才是我開始用影像記錄的緣由吧

我在MTV工作过一段时间,拍了一部叫做“Startup.com”電影

然后大概是在2000年,我做了一些音乐電影

但是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我感到有一些异样,因为在战争开始前媒体大战已经开始了。 我在纽约看电视报道,好像关于这件事只有一个观点,它到处传播这些关于美国出兵伊拉克而人们会怎么样的新闻, 从新闻中获得的消息都在说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有精确制导武器,而伊拉克人民会夹道欢迎, 把美国人当做解放者,在巴格达的街道旁向他们送上鲜花

而我知道在我父母所處的中東,卻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版本

我就會想,接受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的人們如何溝通,而且是在沒人知道他人獲得的是什麽信息的情況下?在將來人們如何擁有共識或者是怎樣友好相處?

所以我覺得我必須去那裏,我只想去事件發生地去親臨體驗

我沒有計劃,沒有資金支持,那時我甚至沒有一台攝影機

必须有人带我去,因为我想去半岛电视台,那是乔治·布什最喜爱的频道。 我对那里很好奇,因为许多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很不喜欢他们,同时它也被许多美国政府官员称为是奥萨马本拉登的发言人。 所以我在想,你知道,这个被许多人厌恶的电视台或多或少会做一些正确的事,我要去看看那是什么

同時我也想看看中央司令部,距離電視台僅有十分鍾路程,通過這段路我也可以了解到新聞是如何在阿拉伯世界制造並傳播,而在美國和西方又是怎樣制造與傳播的

當我到了那裏並坐下時,我見到了電視台的核心工作人員

跟他們座談時,我遇到了一些令人驚訝並且很複雜的人們

在這裏我跟你們分享一下我的經曆

當你坐下與他們交談,拍攝他們,傾聽他們,並且允許他們不必用一些短小精辟的語言來談話時,那麽他們令人驚訝的複雜的一面就會顯現出來

萨摩尔克哈德(半岛电视台记者):跟平常一样,伊拉克,我在伊拉克呆过,但是在我们当中,如果福克斯给了我一份工作我一定会接受的 将阿拉伯噩梦名为美国梦,我现在仍然有这个想法,或许我永远也没有机会去实现它,但我为我的孩子设计好了将来, 当他们完成高中学业后我就会把他们送往美国,我会为他们支付学费,他们将会留在那里

约什拉辛(美国新闻发言官):那晚他们公开了战俘与死去的士兵,半岛电视台公开的,太震惊了!因为美国从未展示过这些影像。 许多美国新闻不会展示这些血腥的影像,这次展示了美国士兵穿着军装散布在地上,冰冷的瓷砖地板。 这种做法很令人厌恶,绝对令人厌恶,让我感到反胃

然後更讓我吃驚的是,在前一夜,巴斯拉發生了幾起爆炸事件

半島電視台展示了那些影像,其令人震驚之程度並不遜于美軍士兵的影像

我記得在半島電視台辦公室看完後,我心中想到,“哇,那真粗野,真是太壞了

然後我就走了,或許還吃了頓晚飯或者其它什麽,這並沒有影響我太多

所以--这件事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我意识到当我看到另一对立面上或者是半岛电视台的人们时,我的内心感受一定和那天晚上一样,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看, 我很沮丧前夜的事并没有让我不能释怀,这让我憎恶战争,但这也并不能让我相信我们可以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里

杰哈恩诺加伊姆:我对从这部影片得到的反馈无所适从,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是否能离开那里,我们并没有专门的资金,我们的好运气让我们得以继续, 我们的電影在阿拉伯世界与美国上映后都获得了好评,看人们因为这部電影而感动,感觉很棒

在阿拉伯世界--并不是这部電影,而是電影中的人物感动了他们

我的意思是,約什拉辛是個很複雜的人,他會去認真的想問題

当我在中东放映这部電影时,人们都想见见约什本人,他从某种意义上重新定义了美国人, 他--人们开始,你知道,问我,这小子现在在哪里?

半島電視台給了他一份工作

而薩莫爾,你知道的,另一方面,在阿拉伯世界看來也是很有趣的一個人物,因爲他帶出了阿拉伯世界與西方世界愛恨交織的複雜關系

在美国,我对人们观看電影的动机印象深刻,美国人观看这部電影的积极动机

衆所周知,我們在國外飽受批評,我們感覺好像---相信我們是世界的拯救者

但另一面的真實情況卻是,我們看到我們在國外的所作所爲以及人們對我們國外政策的反應,我們就會感覺到需要一種力量去改變

我看到了观众的这一面,一个女人在放映结束后找到我对我说:“你知道,我知道这很疯狂,我看到了飞机上安置的炸弹,我看到了部队参与战争, 但你不会理解人们的愤怒,直到你看到医院中的人们和战争的受害者

我們怎樣才能打破眼前的虛假泡沫?我們怎麽理解別人的想法?

现在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用一部電影去改变世界,但是我知道它已经开始了,我知道它已经开始让人们思考如何改变世界了。

现在,我不是一个哲学家,所以我不认为我可以在一个更深刻的层次上来讲但我可以展示给你,让電影自己来叙述吧,带你走进那个世界。

因为我相信電影可以跨越边界,我想请大家坐好,开始体验一下另一个世界,这些影像可以让你进入到我们现今面临的两个最激烈的冲突之中去。

男人:忍受太長時間的不公平,現在必須有人犧牲。

女人:這不是犧牲,這是複仇!

男人:如果我們有飛機,那我們就不需要殉道者,這就是區別。

女人:區別就是以色列軍隊還是更強。

男人:那就讓我們在死亡面前平等些吧,那就讓我們在死亡面前平等些吧

女人:根本沒有天堂!天堂只存在于你腦子之中。

男人:不要對上帝不敬,願上帝原諒你,無論如何,我甯願在我心中有個天堂也不願意生活在這個地獄這種生活,我們總會死的,區別只是選擇痛苦還是選擇更痛苦而已。

女人:那我們怎麽辦?最後誰還活著?我們這樣會勝利嗎?你還沒意識到你所做的只會毀了我們大家嗎?我們這樣會勝利嗎?

男人:難道沒有借口,以色列就會停止戰爭嗎?

女人:或許會。我們必須將它轉變爲道義上的戰爭。

男人:怎麽做?如果以色列沒有道義呢?

女人:小心!

喬治:我的妻子愛利特叫住我跟我說特拉維夫發生了一起自殺炸彈爆炸事件。

愛利特:你了解那些受害人員的情況嗎?我們在尋找三個女孩。

喬治:我們沒有任何消息。

愛利特:有一個受傷了,但我們還沒有受到另外三個女孩的消息。

喬治:我說“是的,那是拜辰,那是我女兒”

她死了嗎?他們說是的

茲維卡:那天早上六點半左右,我開著車帶著我的妻女去超市。

當我們到達那裏時……我們看到三輛以色列軍用吉普停在路邊。

當我們經過第一輛吉普時……他們向我們開火了,我的女兒克裏斯汀被他們射殺了。被他們射殺了。

喬治:但是那裏應該有一個教師負責的啊?

茲維卡:是的,我有助手幫我,我一直在處理孩子的事情。但是我冷靜的思考之後,讓他們了解一下我們所遭受的

喬治:有許多事觸動了我。

我看到巴勒斯坦人也遭受了太多不幸,他們失去了孩子們,但仍然堅信和平進程,相信和解的希望。

如果我們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我們仍要期盼一個更好的未來,然後我們所有人也要這麽做

男人:歌曲是一個可以讓別人不需要了解我們的出身便可以交流的東西

可以給他講一篇沒人能理解的政治演講,但是我告訴你,當你唱完一首歌人們會喜歡上

“該死,我知道你們這些黑鬼來自哪裏。我知道你們這些小子來自哪裏,到死都被種族隔離

那若特:這是關于解放抗爭……是孩子們走上街頭抗爭呐喊,“釋放尼爾森曼德拉,是他們結成聯盟進行罷工並要求自由

是的,自由

杰哈恩诺加伊姆:我认为每个人在剧院都有这样一种感觉,在黑漆漆的充满陌生人的空间中,观看一部极具震撼力的電影,心灵得到升华

这就是我要谈论的--我们如何通过電影感染人们,并使其真正行动起来?

我這些天在聽演講,昨天羅伯特·萊特說:如果我們曾對另一些人的品性表示感激與欣賞,那麽他們也會感激與欣賞我們自己的

这就是今天演讲的核心所在,告诉大家我们可以通过電影将人们联系起来,帮助这些人发出他们的声音

現在約什拉辛已經結束了軍隊生涯,開始在半島電視台工作,所以他的感受可以在半島電視台展示

因爲他確實在用媒體來溝通東方與西方,這是一件偉大的事

但是我在想如何放大那些孤立个体的声音,为制片人带来力量,给那些希望用電影来改变的人们以帮助

而現在也確實有一些令人敬佩的組織正在嘗試這些的努力,較早的有“見證者”,還有讓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一起爲了和平而工作的"正義視覺"

巴以人在一起爲了和平而努力,他們用影像記錄這過程

他們一起記錄,進行采訪,並且要拿到議會去,展現影像的力量

一名母親在沖突中失去一個女兒,她相信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还有“工作電影”与“现在电视”

這些不可思議的平台爲全世界的人們提供的舞台--是的,我的意思是,這很令人驚訝。

我關注著這些,而且我被這些震撼住了,它有向全世界宣傳的潛力,讓全世界孤立個體的聲音可以被人們聽到,並最終創建一個真正的全球的民主電視。

所以爲了給這些組織創造一個平台,一些動力,讓全世界的人們參與到這項活動中來,我們可以做些什麽呢?

大家不妨想象一下--想象有一天你可以聚集全世界的人们,在所有的村庄、城镇和剧院里,坐在一片黑暗中,在一部或几部影片中一起产生共鸣,大家在看同一部電影

電影可能是描述一个主人翁为了求生存的斗争,或者是记录了一位破除刻板印象的人物,逗笑大家,唱首歌,喜剧,纪录片,短片

這份力量可以讓人們改變和連結大家,跨越邊界,讓人們擁有一些共同的體驗

所以如果你想象到了世界各地处处都有電影院并且在上映我们的電影的那一天,想象一下,从时代广场到开罗的泰尔广场,在拉马尔哈,在耶路撒冷,同样的電影在上映

你們都知道,我們甚至可以使用--我們甚至與一些朋友討論,可以在金字塔與長城上放映

有太多你可以想象的东西,只要是你放映電影的地方,可以引起共鸣

相信總有那麽一天,如果我們可以創造的話,那一天可以賦予所有孤立個體以話語權

但是現在還沒有一個地方--沒有一個組織來連結世界各地的這些個體的聲音

但我從這個會上聽到的是,未來最大的威脅就是理解別國的人們的想法,並且互相尊重

如果電影可以做到这些的话,如果我们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来观看这些電影的话,那将是多么伟大的一天啊

所以我们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合作伙伴,通过TED,来自TED社区的一些人,约翰卡门,把我介绍给了史蒂夫阿普康,他来自雅克布伯恩電影中心,然后我们开始召集人员

就在上个星期,非常多的人对我们的行动表示支持,帕尔奥多到蒙古到印度我们收到了许多积极的反馈,许多人都想参与到電影全球日来, 去为独立个体表达意见和独立電影发布而提供一个平台

現在,我們在爲這一天起了一個名字,在這裏我與大家分享

現在,這個計劃最激動人心的部分就是分享點子與願望

我邀請大家來一起做頭腦風暴,想一想該如何,如何讓這一天在未來産生長久影響力?我們該怎樣用技術來讓這一天影響未來?建設相關的社區讓他們借由網絡通力合作?

曾经有一天--有一段时间,许多年以前,大陆仍然在一起,我们叫它盘古大陆,所以我们命名这一天为盘古電影日

如果你能想象到人們在各地都會觀看的話,那麽我認爲我們確實可以制造這麽一場運動,讓人們更好的理解彼此,我知道去觸動人們的心靈與靈魂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

但是我知道的完成这个任务的唯一方法就是,去给他们放映一部電影以触动他们的心灵与灵魂

我知道有许多独立電影工作者在放映電影并且确实可以做到这些,这就是我的愿望

所以我猜你們已經了解到我的這個願望了,但是我們現在時間不多了。

克里斯安德森:真是一个伟大的愿望,盘古電影--全世界聚在一起的那一天,这个比世界和平更为具体,而且会更快实现。

那将会是世界通过電影聚集在一起的一天,共同感受電影的力量

女士们,先生们,感谢 Jehane Noujaim